首页

加入收藏

您现在的位置 : 首页 > 最新资讯

淄博鹤岗现在知道了,做网红拉动不了经济

时间:09-15 来源:最新资讯 访问次数:126

淄博鹤岗现在知道了,做网红拉动不了经济

网红城市营销,带动流量经济崛起,它直接利好文旅行业,而不管是淄博还是鹤岗,它们经济的基本支撑还是传统工业,旅游业的经济贡献率相当低。撰稿丨熊志网红城市淄博,还是被打回了原形。烧烤经济的热闹降温之后,前不久,淄博公布了上半年的经济运行情况。从数据来看,可能要让不少人有些意外了——上半年GDP为2295.4亿元,同比增长5.3%,跑输5.5%的全国大盘增速,也大幅落后6.2%的山东平均增速,增速位列山东倒数第三。都以为淄博火爆的流量,会反馈到经济运行上,形成一个爆炸的数据,结果却事与愿违,它甚至拖了山东的后腿。图/网络无独有偶,另一个被打上网红标签的城市鹤岗,一季度增速领跑全国的高光表现,也未能得到延续。一季度同比增长8.5%,上半年则掉到5.7%,呈断崖式下滑状态。淄博、鹤岗身上,散发着中国城市的“网红焦虑症”,它们面临转型困境,知名度和存在感却被流量效应激活。但只有当热度退潮时,我们才能更加冷静地评判,它们在流量经济中的得与失。01整个2023年上半年,淄博无疑是最具关注度的城市,而且可能没有之一,霸屏热搜数日,“五一”期间到发旅客48万人次,创造了淄博的历史纪录。对很多外地游客来说,淄博特色的烧烤,带来了久违的烟火气;物美价廉的消费,不欺客宰客的市场环境,良好的治安,以及地方政府在烧烤专列等方面的主动作为,让外界看到了重视游客、开放友好的城市风貌。淄博集全市之力的资源投入,确实收获了一定的回报,这尤其体现在和旅游业直接相关的领域中。数据显示,2023年上半年,淄博的住宿餐饮业、营利性服务业增加值分别增长9.9%、12.9%。此外,消费层面,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639.4亿元,同比增长9.7%。这样漂亮的增长背后,是成百上千家餐饮店,在烧烤经济中实现了营业额的大幅上涨。开烧烤店,一度成为当地的风口创业项目。媒体报道提到,从2023年3月到6月,淄博新开张的烧烤店就超过了450家。▲淄博烧烤现场(图/视频创意)然而,烧烤经济再热闹,产业规模再庞大,经济贡献率也比较有限,因为烧烤消费涉及的上下游很短。事实上,别说对整个地方经济了,哪怕是对服务业,都起不到太强的拉动效果:2023年上半年,尽管淄博的住宿餐饮业、营利性服务业高速增长,但整个第三产业,同比增长只有5.0%。抛开流量效应对城市知名度的加持效果,如果只看数据,那么我们甚至可以得出结论:淄博的这一轮爆火,在经济层面可能是徒有热闹罢了。02淄博之外,以低房价著称的鹤岗,在翻红的同时也逆袭了一把。2023年一季度,鹤岗GDP同比增长8.5%,而黑龙江全省为5.1%,全国平均增速为4.5%。但这种领跑全国的势头,并没能得到延续,上半年增速只有5.7%,勉强跑赢了全国大盘,二季度鹤岗经济的颓势尽显。所以一个残酷的事实是,和淄博一样,流量经济的热闹,除了在线上给地方带来一些注意力资源外,并没有为地方经济注入太多的动能。其实没必要对此感到意外。网红城市营销,带动流量经济崛起,它直接利好文旅行业,而不管是淄博还是鹤岗,它们经济的基本支撑还是传统工业,旅游业的经济贡献率相当低。以淄博为例,在烤着特色烧烤和贴心的城市服务出圈之前,老工业城市,才是它更突出的城市属性。历史上的淄博,创造了工业史上的很多第一,但过于依赖重化工产业,形成了“传统产业占70%,重工业占传统产业70%”的畸形结构,面临资源枯竭的困境,在新旧动能转换中,这成为了城市的沉重包袱。淄博的问题,是传统低端资源产业正在加速淘汰,但缺少新兴产业来填补空白。烧烤经济的出现,看似带来了火爆的流量,实际上远远无法补上产业转型的巨大窟窿。鹤岗的遭遇类似。它一季度、二季度的经济波动,是因为受到了煤炭产业、资源价格波动的巨大影响。低房价带来的流量和人气,就贡献度来讲,在整个经济层面几乎可以忽略不计。▲鹤岗(图/图虫创意)这并不是唱衰淄博或者鹤岗。在淄博火爆时,一些批评或者呼吁不要捧杀的声音,很容易被湮没在点赞声中,但高挂热搜不可能是一座城市的常态,流量经济到底挣不挣钱,还是只能为城市赚一些吆喝,它需要的是冷静、理性的思考,甚至是多泼一点冷水。比如,值得我们思考的是,经济属于低于预期,是否说明淄博模式存在致命缺陷?正如有观察者提到的,城市发展要靠大量外来消费去推动时,就容易形成潮汐现象,这对旅游经济运行,对城市产业链、供应链发展是不利的。大量的人力物力投入到烧烤相关产业中,本身打破了地方资源流动的稳定、平衡状态。淄博烧烤火爆时,当地形成开店潮;热度下降后,当地又出现了关店潮。这种不稳定的状态,资源要素错配,是否也是经济不振的一个原因呢?03淄博和鹤岗,是不少北方城市的缩影。在社交媒体、短视频时代,相较于大城市自带流量的属性,这类中小城市面临人口流失,存量人口中老龄人口占比相当高,缺少朝气和活力;产业结构层面,以传统资源产业为主,又显得太老太笨重。因此它们有着深刻的流量焦虑,希望抓住一切机会,借助互联网出圈,一炮走红,让自己年轻化、有网感起来,在城市竞争中更有存在感,能吸引年轻人流入,吸引资本来投资。但事实上,一座城市的翻盘之路,押宝在成为网红城市上,注定是希望渺茫的。像杭州、成都等新一线城市,之所以能持续走红,前提是有比较扎实的产业基础。所以最让人担心的是,一些存在转型压力,缺少存在感的小城市,在淄博的样板下,为了撬动流量而进行用力过猛的投入,把资源都集中在一些低效、带动力弱的领域中。在某种意义上,淄博经济低于预期,还是一种干预式思维的结果。看到烧烤经济有流量,政府就大手一挥,调动一切资源顶上去,就跟过去调动一切要素搞资源产业、化工产业一样。▲淄博齐盛湖(图/图虫创意)当然,淄博仍然是幸运的。这一轮烧烤热潮,大大增加了它的知名度,贴心的服务也为地方城市形象起到了加分的效果。主动采取多种手段,积极进行城市营销,单凭这一点,淄博就已经跑赢了很多沉闷的城市。只不过,不管是淄博还是鹤岗,都需要直面问题核心,将精力更多用在传统产业转型上,减少不必要的干预,让市场真正在资源配置中起到决定性作用。如今的淄博,真正意义上凉下来了,这不是坏事。经济数据不会说谎,也只有冷静下来,那些有流量焦虑的城市,才会发现真相——网红城市其实不好当。

本信息由网络用户发布,本站只提供信息展示,内容详情请与官方联系确认。

标签 : 最新资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