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

加入收藏

您现在的位置 : 首页 > 体育健身

我无意来到沙特,这里是人间炼狱,中国女人活得最惨

时间:05-03 来源:体育健身 访问次数:27

我无意来到沙特,这里是人间炼狱,中国女人活得最惨

我年轻时热衷旅游,去过很多地方,可在沙特我差点丢了命,留下了永远磨灭不掉的痛苦记忆。那时我只是误入了一个拍卖会,却没有想到自己才是那个拍卖对象。1我叫赵媛媛,94年人,小时候家里没钱,上大学时才第一次离开生活的小县城。后来家中机缘巧合,发了一笔横财,我也再不用为生计而担忧。因着小时候没去过什么远一点的地方,于是从上大学开始,我疯狂迷上了旅游。日本,韩国,缅甸,泰国,印度,阿富汗,很多国家我都去过。也遇见了很多志同道合的朋友,而这一站,我来到了沙特阿拉伯。来接机的朋友叫陈阿梅,陈阿梅是中国嫁到沙特的外嫁女。我们三年前在韩国认识。陈阿梅一见我便给了我一个大大的拥抱。“媛媛,好久不见。”“好久不见啊,阿梅。”我亲热的搂着陈阿梅的胳膊,就见她身后跟着一个和我年岁差不多的女人。女人和陈阿梅一样,全身裹着黑袍。“这位是谁?”我有些好奇,陈阿梅却脸色晦暗不明。“这是我丈夫新娶的妻子。”我暗恼自己说错了话,沙特向来是一夫多妻制,陈阿梅是中国人接受不了这个。当初和沙特的丈夫结婚的时候就曾说过只允许有她一个妻子,可这也不过才几年时间,当年的诺言全部变成了笑话。陈阿梅不愿意多说,“媛媛,你来的很巧,今天有一场拍卖会,主题是东方珍珠,你要去看看吗?”“东方珍珠?”我来了兴趣,从名字来看似乎和中国有着扯不断的联系。我已经在国外飘荡了好几年,几年的时间不曾回国,还是很思念的。“那就去啊,在哪呢?”见我有兴趣,陈阿梅似乎也很开心。“走,我带你去。”我和陈阿梅交谈的过程都是用中文,陈阿梅丈夫新娶的女人大约是听不懂,跟在我和陈阿梅的身后,始终一言不发。很快就到了拍卖会的现场,陈阿梅说我们到的早了,拍卖会8点才开始,这会儿才5点,场地很大,游荡的不只有像陈阿梅这样全身上下裹满黑袍的沙特阿拉伯女人。还有很多像我一样的外国女人。陈阿梅乐呵呵的告诉我,“这一次的拍卖会主题是首饰,所以才会有这么多的女人。”我跟着点头,心里想着若是能够在这场拍卖会上拍到一两件首饰带回国,也不失为一种纪念意义。等待拍卖会开始的时间,实在有些无聊,渐渐的会场的人越来越多,大都是奔着首饰来的,来了很多和我一样的外国女人。看着似乎还有欧洲面孔,我还真的是运气好,刚到沙特就碰上了这么一场大型拍卖会。很快,到了晚上8点,拍卖会如期举行,第一件拍品被带上了台,可恐怖的是,那拍品根本不是什么首饰,而是一个关在笼子里的女人。她的脖子上套着一个号码牌,1号。与此同时一个号码牌迅速的套在了我的脖子上,96号。而给我套号码牌的人正是陈阿梅。震耳欲聋的机械音在场地内响起。“拍卖会开始,拍品请退场。”与此同时陈阿梅一把抓住我的胳膊,和她身后那个女人一起,将我拖进一个小房间。此起彼伏的尖叫声响起,那些如我一样的外来女人,被她们身后不同的沙特女人拖进了隔壁的小房间。原来这场拍卖会,我们这群外来女人竟然是拍品。“陈阿梅,你要做什么?”我掐住陈阿梅的胳膊,小房间的门咔嚓一下关上,房中只有我和陈阿梅还有那个沙特女人。陈阿梅看着我,脸上居然生出了几丝愧疚,“媛媛,你听我说,我不是故意要这样的。”我太熟悉陈阿梅脸上的表情了,那是被逼着做了自己不情愿的事之后,所展现出来的懊悔。“那你放我走好不好?”我一脸祈求的看着陈阿梅,“阿梅,我们是朋友,对不对?你是不会忍心伤害我的,这里好可怕,我害怕,你放我走,好不好?”陈阿梅的脸上闪现出纠结,这个女人是很善良的,很好说话,俗称耳根子软。只要我再求一求她,她会放我走的。“不,我不能放你走。”###第2章2令我没想到的是,陈阿梅在纠结过后,很是坚定的拒绝了我。陈阿梅身后的那个沙特女人始终没有说话,可那双锐利的眼睛却一直死死的盯着我。我突然有了一种怪异的想法,那个女人是来盯着我的。或者说是来盯着陈阿梅,让陈阿梅不要放过我的。果然,下一秒陈阿梅开口,“媛媛,我不能放过你,我要是放你走了,我也会死的。”“为什么?发生了什么事情吗?”我看着陈阿梅,露出一副难得的体贴和温柔的样子,“阿梅,我们是朋友,我这次来沙特就是来找你玩儿的,我们之间的感情可以大过于一切的,对不对?你跟我说发生了什么事情,我们一起面对,我不会怪你的。”陈阿梅却突然蹲在地上,崩溃的捂住了头,“媛媛,对不起,你恨我吧,我不能放你走。”那个沙特女人脸上露出不耐烦,她看着陈阿梅,眼中似有鄙夷,她转过头去,只是盯着门口。陈阿梅却突然开口,“我没有为我丈夫生下儿子,所以他娶了这个女人,可我的丈夫欠了债,如果我不卖掉你,那我的丈夫就会卖掉我,或者是卖掉我的两个女儿,媛媛,对不起,我只能牺牲你了,自我嫁到沙特,从前的朋友大多和我断了联系,我实在没有办法,这才骗了你。”“所以你骗我来沙特,是想要卖掉我?”我的声音充满了忧伤,“可是阿梅,你知道吗?我们是朋友,所以我是不会怪你的,我知道你并不是故意要伤害我的。所以就算你做了伤害我的事,那也不是你的本性,我可以原谅你。”“真的吗?”陈阿梅抬头看着我,脸上满是激动,“媛媛,只要你不怪我就好了,你放心,这里不会有什么生命危险,你只不过是卖给那些沙特男人当女仆,不过你长得这么漂亮是不会做女仆的,他们会将你带回家做妻子。”“原来是这样吗?”我歪了歪脑袋,“如果仅仅只是这样,你为什么要这么骗我呢?如果是好好跟我说,让我嫁到沙特,我可能也会同意的吧。”我这话说的很是单纯,好像我什么都不懂一样。我只是静静的看向陈阿梅,“陈阿梅,我拿你当朋友,你说什么我都相信你,那你能不能不要骗我?”陈阿梅双手紧紧的扯着身上的黑袍,我能够看到她的纠结。这个女人向来不会骗人。“如果没有人买你,你可能要被送到那种地方,也有可能会被送到更加危险的地方。”陈阿梅的头越来越低,沙特女人不耐烦的看了一眼陈阿梅,似乎是觉得她的话太多了。“所以你并不知道我会遇到多么危险的事,对吗?”我紧紧的盯着陈阿梅,“你也不知道我可能会死对吗?或者说是你明明知道,但是你却不在意,阿梅,你变了,以前,我们是好朋友,可是现在,你只在乎你自己,只在乎你的孩子,你一点都不在乎我。”说着我转过头,一副受了极大伤害的样子,陈阿梅似乎想要过来拉我,却被我避开。我的大脑在快速的思考,我是被陈阿梅骗到这里的,但是她也是这里唯一会有可能救我的人。我需要充分利用她的愧疚感,丝丝缕缕的愧疚可能会成为我获救的关键,我不能激怒她,我不能和她对着干,否则她就会将这股愧疚散去,变成理所当然。根据我那会所观察到的一切,这无疑是一场针对女人的拍卖,而竞拍者就是那群男人,至于那会儿在会场看到的女人应当也有所不同,大多数如我一样的外国女人可能是拍品,至于那些穿着黑袍的沙特女人是拍品还是恶魔的走狗,并不一定。但可以判定,这么一场大型的拍卖,我要从这里逃出去并不容易。我的号码牌是96,我不知道一共有多少个,不过想来在拍卖到我之前,我还是暂时安全的###第3章3身后的陈阿梅几次三番想要凑近我,却始终没有勇气踏出那一步,我知道她在纠结,我也知道幸运的是她还有几分良知。小房子并不隔音,我能够听见外面传来的尖叫声和求饶声,以及大声的哭泣声,还有一群人用我听不懂的语言在恶毒的咒骂着。明明不久之前,这里还是富人云集的高端拍卖会,现在却变成了人间炼狱。好像并没有过去多久,房间的门被从外面打开,一个穿着沙特本地服饰的男人看了一眼陈阿梅,陈阿梅身子一抖,只好将我推了出去。我回头看了一眼陈阿梅,那一眼含怨带怒,陈阿梅身子抖了抖,低下了头,再也不敢看我。从我之前被关的房间到拍卖的地方似乎还有一段距离,那男人拽着我脖子上的牌子,将我拉了过去。我隐约觉得他很眼熟,却想不起来他是谁。很快我被送到了拍卖的高台上。台下坐着许多身上裹着白袍的沙特男人,有人举了牌,有人却根本不屑一顾,我知道我的姿色并不算出众。负责拍卖的主持人似乎有些不高兴,不知道他与那些人交流了什么,我脖子上换上了另外一个牌子。“b。”陈阿梅说了,这个意思是我将会卖到人家做女仆。A的意思是妻子,B的意思是女仆,C的意思是妓女。我一时之间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,或许我应该庆幸不是C。整个拍卖会程序完善,我被带下了高台,准备送到另外一个小房间。可就在这个时候,陈阿梅突然出现。她似乎是疯了一般冲着我身后的沙特男人撞了过去,那男人没有反应过来,被陈阿梅撞倒,陈阿梅一把拉着我的手往外跑去。“媛媛,媛媛,是我对不起你,我带你跑。”陈阿梅声音尖锐,她捏着我的手用力到让我感到了疼痛,她拉着我往出口跑去,我来不及思考,跟着她一路跑出了会场。身后似乎再没有人追上来,我心中生出了几分感动,陈阿梅她终究还是有几分良知在的,并没有真正的将我推入火坑。陈阿梅一路将我拉到了一个小巷,“你往前走,有个园子,你进去跟那里面的人说你要在这里工作,他们会保护你,不会让拍卖会的人抓到你。媛媛,我不应该伤害你,你快跑吧。”“那你呢?”我看着陈阿梅,“你现在回去会被他们打死的,你跟我一起跑吧。”“不会的媛媛。”陈阿梅摇了摇头,“我现在是沙特人,他们不会把我怎么样的,再说了,这里还有我的丈夫和孩子,我不能走,你快走吧。”我狠了下心往前跑去,再回头时陈阿梅站在原地,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,我总觉得她那个表情过于怪异。到底是什么呢?我想不明白,我一把推开了面前的门,里面的一切却是我没有想到的。一个身形高大的男人正站在那里,见到我时,咧开了嘴笑了笑。“你是来工作的吗?”男人说着并不怎么熟练的英文,我点了点头,“我要来工作。”那人露出了和陈阿梅一样怪异的笑容,“那就来吧。”说着那人拎起我的胳膊,将我拽进了一个黑暗的小房间。房间很黑暗,有一个人,我却看不见他的具体模样。他起身,身形纤细,似乎是一个女人,可一开口,声音却宛如男人一样粗犷。“这样的不好,要改造。”我的英文并不好,可我仍然听懂了这一句。要改造,改造什么?改造我吗?没有容我多想,我被推进了更黑处,壮汉在墙上拍了一下,白炽灯照亮整个房间,宛如白昼。我这才看清这分明是一个小型手术室。琳琅满目的器材告诉我改造是什么意思。陈阿梅不是要救我吗?怎么会将我送到这里?“阿梅?”我忍不住喊道,那个雌雄莫辨的人就笑了,“陈阿梅?”“陈阿梅还真的是好本事,次次都能骗来一些这样的傻子。”什么意思?陈阿梅骗了我吗?她说要将我从那个火坑救出去,结果只是将我推进了另外一个火坑吗?在我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,麻药打入我的身体,昏昏沉沉中我似乎听见那个壮汉和那雌雄莫辨的人在讨论,要怎么改造我。

本信息由网络用户发布,本站只提供信息展示,内容详情请与官方联系确认。

标签 : 体育健身